首页资讯列表资讯详情

孔子两千多年前提出的“诗教”,在杭州又火了!

用流行音乐来传唱古诗词,早不是什么新鲜事,比如前两年大火的央视综艺《经典咏流传》。但舞台演出只是一时,有没有能让孩子系统持续地跟着音乐学诗词的呢?


现在诗词界有个词很时髦——诗教。其实,诗教,两千多年前,孔子在《礼记·经解》里就提出了,“孔子曰:‘入其国,其教可知也。其为人也,温柔敦厚,《诗》教也。’”但直到这几年,“诗教”一词才重回人们视野,风生水起。



杭州千年诗歌之城,天生适合做诗教

妈妈圈里有位做诗教很火的“婷婷姐姐”,在网上开创了“婷婷唱古文”、“婷婷诗教”等栏目。经典古诗词,配上流行、朗朗上口的曲谱,孩子们跟着婷婷姐姐唱一唱,很快就能把一首古诗词轻松啃下来。


和传统的诗词吟诵不同,这种童趣又旋律感强、唱着唱着就会背的音乐方式,让“婷婷姐姐”很快成了孩子心中的明星。


火到什么程度?杭州不少超市的背景音乐,都有婷婷姐姐在唱古文。比如永辉,几乎每个小时,都会出现一两首婷婷姐姐唱的经典古诗词。有小朋友为了能在超市多听几首,拖着爸爸妈妈赖在超市不走。


12月22日,婷婷姐姐带着她刚出炉的古诗词曲谱唱读书《婷婷诗教 和婷婷姐姐一起唱诗词》(白马时光出版),在杭州钟书阁书店举行见面会。新书收录小学阶段必学的75首古诗词和25首知名度和传唱度较高的古诗词,每一首都配上了曲谱。



不少小粉丝专程从外地赶来,绍兴、宁波、上海等地都有。一位上海妈妈说,“这本‘背诗神器’真的盼了好久,现在孩子带回家,照着书看曲谱,就能自弹自唱出来。”



很多人不知道,这个孩子口中喜欢的“婷婷姐姐”,就在我们杭州啊。她本名叫胡婷婷。自2016年开始在网上为孩子唱古文、解读诗词,四、五年来始终在和“儿童诗教”一件事死磕。


这位80后妈妈,一开始只是自己编曲纯粹为了唱给儿子听。唱着唱着就萌发了做“诗教”的念头。起初她在上海创业,从前年6月开始,她毅然带团队扎根回来了杭州。目前她的古文栏目全网播放量超过8亿次,有6000万人次收听。


为什么用“回”这个字呢?胡婷婷虽然是江苏妹子,但大学四年都是在杭州念书。毕业后又在杭州互联网企业工作多年。



“杭州是最能够代表传统文化与互联网科技融合的城市。从白居易到苏东坡,从“春来江水绿如蓝”到“水光潋滟晴方好”,从张岱到戴望舒,从“西湖梦寻”到“江南雨巷”,杭州从来都是一座诗歌之城。古老的文化积淀,加上自然美景,这里做‘诗教’更能回归到本源。”胡婷婷袒露,“加上政府的扶持,杭州家长、孩子对诗歌的喜爱和追捧,都让我下定决心要在杭州做好诗教。”



阿卡贝拉唱《咏柳》,弗拉门戈唱《游山西村》

唱京剧学《凉州词》,黄梅戏学《望庐山瀑布》

我有给快3岁的女儿,听过“婷婷唱古文”,曲调简单欢快,似乎有一种魔性,循环播放几次,女儿就能跟着唱了。


最让我惊讶的是,不只是用流行乐唱古诗词。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”贺知章的《咏柳》居然是用阿卡贝拉的音乐方式演唱的;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陆游的《游山西村》用的则是西班牙舞曲风格弗拉门戈;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李白的《望庐山瀑布》是用黄梅戏唱的,而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王之涣的《凉州词》唱的可是儿童京剧版啊。



不仅是妈妈,有些小学语文老师,觉得好听,也会主动把婷婷姐姐唱的曲谱用到自己的课堂诗词教学中。胡婷婷给了我一个数字,目前合作学校18000所。“我们有统计过,越来越多的幼儿园、小学、教育机构把我们的诗教课程在自己的课堂上播放或作为教辅。有的学校还用‘婷婷唱古文’的歌曲做课间铃声。”胡婷婷透露,“甚至海外有学校也开始把我们的古诗词歌谣作为汉语启蒙的工具。”


在婷婷姐姐看来,唱只是走进古诗词的形式,诗教不止是让孩子学会诗词,更让他们读懂古诗文背后的中华传统文化,进行音乐、美学的启蒙和熏陶。“唱古诗的过程中,我是希望孩子们能够唱出每个汉字的,体会每个字的音韵美。我会鼓励孩子们在唱古诗的过程中去扮演诗人,比方唱曹操的《短歌行》就要有英雄的气概,唱《所见》“牧童骑黄牛”,就要唱出牧童的灵动感,带入自己的情绪,用舞动的身姿去体会诗的意境。”



诗人校长发起小学诗教联盟

为什么诗教会越来越火呢?有着“诗人校长”之称的杭州市留下小学校长孔庆根说出了真实的心声:“一方面,现在部编语文教材,对古诗文的要求越来越高,古诗词所占篇幅越来越大;另一方面,传统文化的复苏。”


这几年,越来越多的杭州诗人、作家、教育工作者纷纷进入诗教领域。


半个月前,在孔庆根的牵头下,小学诗教联盟学校在杭州成立,留下小学、现代实验小学、文新小学、椿树学堂等学校和诗教机构成为首批成员。“消息传出后,现在很多学校都排队要求加入我们的诗教联盟。”


因为热爱诗歌,孔庆根在留下小学一直致力于诗歌的教学和诗歌课程的开发,比如办有儿童诗社,推广中华古诗文经典诵读的古雅诗社。不久前,他还整理出版了诗集《睡前的萤火虫》,里面记录的是他近两年来创作的100多首诗歌。


去年,孔庆根邀请“西部歌王”王洛宾的关门弟子、音乐人陈百川,合作实验开发“古风民谣”课程,真正让“唱着唱着就会背”的音乐形式进入学校语文课堂。




王洛宾关门弟子陈百川

因为杭州,爱上用民谣教孩子学古诗词

用民谣来唱古诗文,还进入学校课堂教学,这倒是新鲜事。陈百川透露,他在留下小学已经成立了古风民谣工作室,这样的实验课程,目前制作了30多首歌谣,今年将全面在校园推广。“语文老师、音乐老师一起来上诗词课,比如我作为音乐老师,给孩子讲音律。语文老师,讲解诗词。既学了诗词,还熏陶了音乐,一举两得,文艺本来就是相通的。”


陈百川是新疆人,后来到北京工作多年,四年前,才来了杭州。“没来之前,我一直很纠结,因为王洛宾的光环太大了,我始终走不出来,也不知道自己内心真正要的是什么。”陈百川说,“来了杭州,我发现这里有我写不完的歌。几千年来,多少名人在杭州都留下了诗句。在西湖边,我有想为每一首诗词谱曲的冲动。”从最初为杭州诗词谱曲到现在用民谣教孩子学古诗词,陈百川感慨,在杭州这座诗意之城,终于找到了自己未来要走的方向。如今,他带着两个孩子,在留下小学读书,安心在杭州定居。



“接下来,我也会在社会上,推出古风民谣学习班,既有基础的唱背古诗文,也有高阶的,不仅教你唱,还会教你对着曲谱弹出来,甚至看着古诗词就能创作出来自己的曲子。”陈百川说。